首頁 > 科幻小說 > 寒門狀元 > 第2217章 父子之怨

第2217章 父子之怨

作者:天子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熱門推薦:神藏龍王傳說純陽武神黑科技壟斷公司無限體驗人生快穿女配:男神請躺好位面供貨商神道丹尊
一秒記住【書迷樓小說網 www.nhhtebjw.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汗部會議結束,只留下圖魯博羅特沒走。

    巴圖蒙克仍舊在看地形圖,上面代表沈溪第一道防線的痕跡已被抹去,巴圖蒙克看得很入神。

    “父汗,這次是我錯了,我不該下令撤軍!”圖魯博羅特上前道。

    巴圖蒙克頭也不回:“你為何會如此認為?難道你覺得為父是想讓你繼續沖鋒,然后死在戰場上?”

    圖魯博羅特沒有回答,覺得巴圖蒙克語氣不再像以前那么和藹可親,感到一種強烈的信任危機。

    巴圖蒙克嘆道:“戰前為父勒令你必須沖鋒陷陣在前,那是為了激發你的血性,但一個掌權者應該學會審時度勢,當你發現前路無法通過時,非要堅持讓你麾下將士繼續送死,那絕對是不合格的行為,所以你能及時下令撤兵,不顧為父之前的命令,是正確的選擇!”

    “可是……”

    圖魯博羅特猶豫了一下,說道:“但我始終沒有完成父汗交托的任務。”

    “不。”

    巴圖蒙克終于轉過身來,凝視著兒子的眼睛,搖了搖頭,“若是為父處在你的環境,看到自己手下的尸體已在敵人陣地前堆積成山,依然沒有攻破敵人陣地的希望,也會下令撤兵,這是為將者最基本的素質。你完成為父給予的考驗,學會了審時度勢,這才是為父想要傳授給你的東西。”

    盡管巴圖蒙克顯得寬容大度,但圖魯博羅特卻絲毫也開心不起來,他認為巴圖蒙克這么說只是為安慰自己。

    “父汗之前叱罵了三弟,但三弟始終是真的取得戰功,而我則至今寸功未得,反而折損那么多將士。父汗不怪罪我,僅僅是因為我是汗位繼位人,他不想讓自己的面子難看罷了!”

    想到這里,圖魯博羅特試探地問道:“那父親為何還要下令繼續攻打明軍營地?難道現在撤兵,不是最好的選擇么?就算沈溪順利逃回去,也未必有能力鼓動明朝皇帝繼續出塞攻打草原,而且下一次我們可以避開他,總好過于繼續折損族人!”

    一聽這話,巴圖蒙克生氣了,轉過身不再看圖魯博羅特,語氣變得冰冷:“此次你領兵出擊,讓為父看到明軍的狼狽,如果不是因為我們自己人的尸體阻擋騎兵突擊的路線,或許就連你的一萬人馬都可以取勝……既然勝負只是一步之遙,為何要半途而廢,放虎歸山呢?”

    圖魯博羅特低著頭,沒有說什么,他不覺得攻陷明軍營地有什么必要。

    游牧民族最大的優勢是什么?無外乎流動性!可以隨時放棄原來的牧場遷徙!就算沈溪回到關內又如何?以明朝的尿性,那次出塞作戰不是鬧得雞飛狗跳,世人皆知?有這么個緩沖時間,足夠部落進行遷移。

    反正明軍不可能長期在草原上駐扎,等明軍消耗完糧草自然會撤退,到時候草原依然是達延部主宰一切。

    巴圖蒙克道:“現在要防備的,是明軍自延綏出兵救援沈溪,不過好在明朝主要兵馬都被吸引到了宣府一線,就算派人過來,少說也要半個月,只要我們能在這段時間把沈溪所部營地攻陷便可!我們不能圍住不打,因為現在草原上還有不少野心家,比如我們下一步要用兵的科爾沁部……我們在這里多耽擱一天,汗部那邊越容易出問題!”

    圖魯博羅特行禮:“兒臣一定會統帥兵馬阻擋河對岸的明朝援兵,不會讓他們殺到榆溪河邊!”

    “嗯!”

    巴圖蒙克欣慰地點了點頭,道,“你現在不但要學會一個將領該如何做事,更要嘗試做一個大汗應做的事情,統籌全局,為整體戰局而犧牲局部利益……你跟他們不同,他們要靠軍功來獲得地位,而你卻是賜予他們地位的人,真正需要冒險的事情,你交給旁人做便可!”

    “是,父汗!”

    圖魯博羅特恭敬行禮。

    巴圖蒙克擺擺手:“下去吧,天明后便帶人馬自上游過河,為父累了,要休息。希望明天這一戰,可以順利完成!”

    ……

    ……

    圖魯博羅特并不覺得父親做的這個決定是為他好,反而認為是因為自己領兵落敗有罪而被父親發配到無關緊要的崗位上,至于過河去阻擋明朝派出的援軍,在他看來完全沒那必要。

    明軍為了城塞安全,根本就沒有派援軍的打算,而且以圖魯博羅特預料,沈溪這路人馬其實根本就不需要援軍。

    “沈溪實在太強了!”

    圖魯博羅特回到自己的營帳后,心中一片懊惱,用熱水清洗臉上和手上的血跡,然后脫下鎧甲,用抹布擦拭上面的血污……周身只有臉上的血是他頭盔脫落時擦傷所致,其余的血都來自于他人,此前尸山血海的場景讓他有一種發自靈魂深處的戰栗。

    就在圖魯博羅特準備休息時,突然門口傳來侍衛的聲音:“昭使,請回吧,大王子不會接見你!”

    “她來這兒做什么?”

    圖魯博羅特趕緊把鎧甲重新穿上,心中認定阿武祿來者不善……這個女人對自己懷有刻骨的仇恨,正是因為自己的存在,擋了她兒子登臨汗位的路。

    阿武祿的聲音傳來:“我有事要見大王子,難道需要跟你們解釋不成?大王子,我知道你在里面,你不會連個女人都沒膽子見吧?”

    圖魯博羅特聽到這聲音,心中非常厭惡,但還是來到門口,掀開簾子,但見阿武祿被幾名侍衛圍著,身無寸鐵,卻倔強地昂著頭,好像是這個營地的主人般高傲。

    “讓她過來吧!”

    圖魯博羅特走了出去,出言吩咐。

    阿武祿這才被放行,來到圖魯博羅特面前,居然沒有打招呼,便直接進入帳內,侍衛想進去把她拽出來,卻被圖魯博羅特伸手阻攔。

    “一個女人,還威脅不到我的安全!”

    隨即圖魯博羅特下意識地摸了摸腰間的刀鞘,覺得隨時都可以拔刀自衛,這才放心地走進營帳內。

    阿武祿進到里面,在羊脂燈發出的微弱光芒照耀下,四下打量一番,這才轉過身來,沖著圖魯博羅特道:“你身為大王子,草原未來的主人,居住的地方居然如此儉樸,看來你沒得到大汗的完全信任啊!”

    “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圖魯博羅特忍不住皺眉,他不知道這個女人前來的目的,不過卻很清楚這女人前來拜訪不可能無的放矢。

    在公開場合,他或許不能把阿武祿怎樣,但這里是私人的地方,就算把阿武祿殺了,回頭說這女人刺殺他,阿武祿只能白死。

    阿武祿笑著說道:“這還用得著我解釋么?看來大王子你的確跟明朝那個荒唐皇帝有差距,你有一定謀略,懂得取舍,可惜的是你身邊沒有個像沈溪那樣忠心耿耿輔佐你的謀臣,你的光芒都被你父親掩蓋,所有人提到草原上的雄鷹,只會想到你的父親,你連你父親的一半都比不了!”

    “父汗乃是草原共主,他擁有崇高聲望不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么?你竟敢在我面前挑撥離間,想找死嗎?”圖魯博羅特厲聲喝道。

    阿武祿臉上的笑容不減反增,用嘲諷的口吻道:“你有本事就殺了我,反正我的命已無關緊要,連大汗都不屑于殺我,你能了結我的生命,那該是我的榮幸,因為大汗甚至不允許我自我了斷,說那樣做的話會殺了我兒子……呵呵,這是一個父親該說的話嗎?”

    圖魯博羅特看著阿武祿,這下更迷惑了。

    他的確有一定頭腦,但跟阿武祿相比,就有些不夠用了,半天反應不過來對方到底要做什么。

    阿武祿道:“難道你不想當大汗?還是說等個幾年,你的那些個弟弟全都成年后,一個二個威脅到你繼承人的位置?明天領兵出擊之人,可是你的弟弟,不是你!也就是說,要是明天真的攻陷了明軍陣地,功勞最大的就是巴爾斯……哈哈,你應該知道大汗的態度了吧?顯然大汗對你很失望!”

    阿武祿就好像一個心理學家,一針見血說到了圖魯博羅特心中最脆弱的部位。

    圖魯博羅特瞇眼打量阿武祿,一時間不知該怎么面對這樣一個舌燦蓮花的女人,除了使用暴力外,他也不懂得別的,但之前他用武力對付阿武祿并沒有讓對方懼怕,現在不知該怎么辦了。

    “殺了你父親,你敢嗎?”阿武祿跟圖魯博羅特對視,厲聲喝問。

    “唰——”

    圖魯博羅特當即把佩刀拔出,厲目望著阿武祿,喝道,“我要殺了你!”

    阿武祿不屑一笑,側過身道:“殺了我有什么用?你只會揮舞刀劍嚇唬一個手無寸鐵的女人……再恐嚇我也沒用,對于死亡我沒什么好懼怕的,我的兒子不管怎么樣都無法當上大汗,但作為母親卻希望他一世富貴,如果你可以滿足我的愿望,我會輔佐你……你的弟弟死了,你不想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嗎?”

    “是你殺了烏魯斯?”圖魯博羅特瞪大雙眼問道。

    阿武祿斷然搖頭:“烏魯斯死在亦不剌和沈溪手上,這是人所共知的事情,不過你弟弟確實是中了我的毒計……之前我暗中買通大汗身邊近臣建言,要恢復世祖創立的濟農制度,并建議你的弟弟去右翼當濟農,大汗權衡后欣然采納,然后我把這個消息告訴亦不剌,造成右翼三萬戶恐慌。”

    “恰好你弟弟領兵追擊沈溪所部,我又向亦不剌進言,說烏魯斯這個人沒有頭腦,行事循規蹈矩,不知變通,要殺他只需要示弱,表達投誠的意思,然后跟他約定個地點見面,屆時只需稍動手腳便可將其置于死地!”

    “你這個惡毒的女人!”

    圖魯博羅特舉刀對著阿武祿說道。

    阿武祿笑了起來:“是我幫你解除了心頭大患,你怎么能怪罪我呢?如果我對大汗說,這一切是受你指使,你覺得大汗是否會相信?”

    圖魯博羅特面露殺機,道:“父汗不會聽信你的鬼話!”

    “以前不會,但現在卻未必了……你不再是大汗心目中那個完美無缺的兒子,你有勇無謀,且自私自利,骨子里還帶著膽怯,讓你領軍沖鋒敵陣你沒到敵人陣中便輕言放棄,如果是在疆場上拼殺而未果,不需要大汗幫你說話旁人也會尊重有加,而你……呵呵!現在就是汗部的一個笑話!”阿武祿嘲諷道。

    “閉嘴!”圖魯博魯特怒斥。

    阿武祿打量圖魯博羅特,聲音輕柔:“我是來拯救你的,我的大王子……如果你父親死了,按照草原上的規矩,我就是你的人,我有什么理由開罪你?面對我這樣一個讓你恨得發狂的女人,最好的方式,不應該是用男人的方法,盡情蹂躪我,讓我對你心悅誠服?還是說你就喜歡狐假虎威,一輩子都生活在你父親的陰影下?”

    圖魯博羅特雖然跟草原上的漢子一樣喜好美色,但絕對不會因此而失去理智。

    這是他父親的女人,在達延汗沒死前他沒資格繼承,而且就算有資格他也不敢消受,因為他覺得以自己的智慧壓不住這樣一個有著蛇蝎心腸的女人。

    “要懲罰你的方式很多,比如說你的兒子,如果我當了大汗,會讓你和你的兒子后悔在世間做人!”圖魯博羅特威脅道。

    “哈哈哈……”

    阿武祿如同聽到一個笑話,笑聲很大。

    “作為草原數萬里江山的繼承人,居然一點兒城府都沒有,大王子,你可真叫人失望。你始終沒辦法跟你的父親相提并論,你父親好像光芒萬丈的太陽,而你連一顆昏暗的星星都不如,你對我這番威脅,是否可以看作是你拒絕我的投誠,希望我去幫你的弟弟來對付你嗎?”

    圖魯博羅特一愣。

    他突然想到國師蘇蘇哈,之前蘇蘇哈也對他表露出投靠的意向,但他沒有理睬,而后蘇蘇哈對他便失去應有的尊重,開始處處針對他,他終于明白,如果自己不拿出禮賢下士的態度,只會讓那些手頭有牌面的人投靠自己的競爭者。

    阿武祿笑道:“怎么,想明白了?還是你覺得如此漫漫長夜,有個女人陪你,會比孤枕入睡要好?”

    圖魯博羅特道:“我對你沒興趣!”

    “你會有的!”

    阿武祿篤定的道,“其實你比你父親聰明,你知道韃靼無法戰勝明朝,對面的沈溪根本不是走投無路才到的榆溪河,他是故意這么做的,你父親對你失望,讓你過河去阻擋明朝援軍,看起來是對你的發配,其實也算是一次難得的機遇,至少在汗部兵敗時,你可以帶著你的人馬逃生,回汗部去重整旗鼓,那時你就是草原上的大汗,所有人都要聽從你的號令。”

    圖魯博羅特皺眉:“大戰來臨前你居然說如此喪氣話,不怕我殺了你?”

    “我怕,你來啊?”阿武祿好像示威一樣,一步步走到圖魯博羅特面前,抬頭用傲慢的目光望著對方。

    盡管圖魯博羅特的身材要比阿武祿魁梧許多,但他就是對眼前的女人無可奈何。

    阿武祿道:“你盡可以繼續對我耀武揚威,甚至打我,將我踩在你的腳下,但你今天對我所做的事情,就是將來別人對你做的……如果你是聰明人的話,應該知道跟我合作的好處,而且我不相信一個空口說白話的人……我要感受到你的誠意!”

    “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圖魯博羅特有所動搖,因為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的謀略比不上父親,想繼承汗位駕馭草原群狼,有些沒有底氣。

    阿武祿咬牙切齒地說道:“做我的男人!而且,必須殺了你父親,否則的話你永遠只是個無能的廢物,沒人會聽你的,你父親隨時會把你繼承人的身份給剝奪……我可以給你出謀劃策,生兒子,只要你把汗位傳給我們倆共同的后代,我可以為你做一切,甚至替你去死!”

    “瘋女人!”

    圖魯博羅特這才知道眼前的女人有多瘋狂,這次他再沒有再發飆,而是直接轉過身背對阿武祿。他不擔心這個女人會刺殺他,因為他知道阿武祿有野心和圖謀,就算殺了他,她兒子也做不了草原之主,他有很多弟弟,這些弟弟的年歲都比阿武祿的兒子年長,而且阿武祿的兒子還是庶出,不管在大明還是草原都沒有地位。

    阿武祿道:“我付出了代價,自然要拿到回報,我們這是取長補短,有何不可?你缺乏的是謀略,而我缺的卻是一個可以倚靠的男人!曾經亦思馬因很有本事,但他不敵你的父親,連戰皆北,到最后我只能回到你父親身邊,但你父親已失去對我的信任,我只能找新的可以依靠的人!”

    圖魯博羅特道:“那你完全可以留在明軍營地不回來,沈溪在你眼中不是最值得托付的人?”

    “哈哈……”

    阿武祿大笑,眼淚都快笑出來了,“你說那個連毛都沒長齊的小子?沒錯,他打仗是很能干,卻是個傻子!他的野心,僅僅是征服草原,確保大明北疆太平,根本不是成就霸業,而且就算他想謀朝篡位,明朝官員和百姓也不會同意,說起來他只是個可憐蟲罷了,如果他生在草原上,我會成為他最忠實的奴仆,為他做一切,但可惜他不是,他生在大明,深受禮法束縛,一輩子都只能為他的君王效命,不敢越雷池一步!”

    圖魯博羅特對于阿武祿的話沒有反駁,他很清楚明人制度,一切都在規矩下辦事,誰若有野心就會被當作另類。

    而草原上不一樣,這里信奉叢林法則,物競天擇,弱肉強食,誰都可以有野心,而且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阿武祿道:“怎么,你怕了?或者你覺得我沒本事跟你合作?你現在不需要對我做出承諾,你只需要告訴我,你永遠也不會殺我還有我的兒子,我便可以讓你當上大汗……這不是一本萬利的事情嗎?如此你還會猶豫?”

    圖魯博羅特厲聲道:“我不會同意!”

    “你必須同意!”

    阿武祿近乎瘋狂,她從背后抓著圖魯博羅特的鎧甲,卻被一把甩開,阿武祿怒道,“你說我是瘋女人,你才是瘋子,有我這樣一個盟友你都不知道珍惜,只有我能幫你成就霸業,你還想殺我?哈哈,你會死得比烏魯斯更慘!”

    “瘋子!”

    圖魯博羅特不想繼續跟阿武祿糾纏,主動往帳篷外走去。

    但這恰恰說明他在逃避,而阿武祿自然明白,眼前這個頑固不化的男人已被她說動,阿武祿道:“你考慮的時間只有一天,如果逾期我會跟眼前這些士兵一起死,到那時你后悔也來不及了!哈哈哈……”

    圖魯博羅特心煩意亂,出了帳篷后腦海中還回蕩著阿武祿那瘋狂的笑聲,心中某根弦被觸動,一時無法平抑。
加入書簽 (←)上一頁 目錄(回車) 下一頁(→)
本站推薦:英雄聯盟:我的時代問道章創業吧學霸大人龍王傳說神藏未來天王玄界之門神級獵殺者販妖記白袍總管
《寒門狀元》章節(正文 第2217章 父子之怨)內容由網友收集并提供,轉載至書迷樓只是為了宣傳寒門狀元讓更多書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Copyright © 2020 書迷樓(www.nhhtebjw.icu) All Rights Reserved.
3d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