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歷史軍事 > 盛唐風華 > 第六百八十九章 屠龍(五十八)

第六百八十九章 屠龍(五十八)

作者:天使奧斯卡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熱門推薦:贅婿大主宰銀狐武煉巔峰民國二十六年我來自未來鋼鐵時代重生之將星傳奇春秋我為王
一秒記住【書迷樓小說網 www.nhhtebjw.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兩名武監打開房門,另外兩名武監把宮娥的死尸拖拽出去,就像是拖拽一頭剛剛宰殺完畢的牲畜。鮮血在地上留下一道長長的痕跡,自女子脖頸處流出的的血透過五色地毯滲入木板之內,哪怕宮人此時立刻更換地毯用心擦拭,也無法徹底擦抹干凈。除非是把所有的木板更換,否則這冤死的忠仆之血將永遠留在宮殿之內,用這種方式訴說

    自己的冤枉與不甘。何況眼下又有哪個宮人有心思做這件事?蕭后無力地癱軟在那,直勾勾看著楊廣一言不發。她身后的宮人則全都嚇得跪倒在地一動不動,生怕這位發了狂的帝王忽然揮刀斫向自己。大家心里都認定一點:皇帝瘋

    了!他一定是癲狂癥發作,否則又怎么會一刀殺了這無辜宮人,卻不提對司馬等人的處置?殺掉宮娥之后的楊廣,將寶刀隨手丟在一邊,又坐回了位置上。伴隨著宮人的死,他的怒氣與火性似乎已經發泄殆盡,不需要再殺其他人來泄憤。對于這場叛亂陰謀該如

    何解決,也遲遲不見決斷。

    就在蕭后忍不住想要提醒楊廣,謀反的乃是司馬德戡等人,不是那被砍頭的宮娥之時,卻見楊廣揮了揮手,示意武監與宮人離開,房間內只剩楊廣夫妻兩個。

    宮殿內血腥味重的嗆人,不過楊廣對于這味道并沒感覺到絲毫不適,神情極為放松,就連剛才殺人行為,也不當一回事。“朕少年習武久經戎馬,雖不是軍中斗將,但亦慣習弓刀。關中男兒誰不是自幼握槊少年角抵?至于殺人……縱然不及宇文承基他們殺得多,但手上總是有十條八條人命,

    否則又怎么好見人?這等場面早就見怪不怪,倒是梓潼你出身名門又篤信佛法,方才的事沒嚇壞你吧?若是受了驚嚇就對朕說,朕安排高僧為你念經祈福。”對于剛發了瘋殺了人又像沒事人一樣高談闊論的丈夫,蕭后也早就習慣了他這副模樣。若非如此狂悖,大好天下也不至于淪落到如今這副模樣。只不過如今情形緊急,卻

    容不得她再裝聾作啞,蕭后深吸一口氣道:

    “臣妾的福分乃是圣人所賜,高僧神佛都無用處。圣人殺人自有圣人的道理,臣妾不敢問,可是眼下之事卻不是殺一個奴婢便能消解,還望圣人明鑒。”

    楊廣望著蕭后,臉上的猙獰與殺意消失得干干凈凈,目光清澈如水,看上去遠比平日更為理智清醒。“朕尚為晉王時,便知梓潼聰明絕頂慧智蘭心,雖為巾幗手段卻遠勝須眉。論及心機謀略,便是朕身邊謀臣智囊也未必及得上梓潼。朕能登上這皇位,梓潼更是居功至偉。是以往日里朕對你言聽計從,你的話朕都會聽。然則今日之事,并非梓潼的權謀手段能夠化解,必要以非常手段解非常之難。哪怕明知許多事不該做不能做,卻也顧不得那許多。朕也知道那宮娥乃是忠仆,不但不該死還得要厚加恩賞,可她若不死便是成千上萬將士要死。江都城內就要化作一片尸山血海,這又如何使得?自古來兩害相權取其輕,朕也無可奈何。死她一個能保住千萬人性命,她又怎能不死?你放心,朕不會讓這名宮娥枉死。待等遷都事成,朕定會將她風光下葬,也會安排得力部下找到她

    的族人賁以重賞,讓他們得一份潑天富貴。如此安排,足以酬其功勞,也對得起她這份忠心。”蕭后本以為丈夫癲狂發作無故殺人,雖然心痛忠仆之死,卻也是無可奈何。畢竟當年南北朝亂世之時,不拘南北漢胡,都出了不少行事癲狂形同瘋魔的帝王。大隋終歸是

    建立于亂世之上的國家,楊家亦是從那個堪稱人間地獄的時代走出的武將,子弟血脈里沾染上前朝的瘋狂荒唐也不足為奇。可是如今看來,楊廣非但不是因為失心瘋發作胡亂殺人,相反倒是腦筋清醒,乃至殺人都是經過深思熟慮做出的決斷,這反倒讓蕭后心中的怒氣陡然升騰到極處。這位出

    身江南名門,自幼受過無數坎坷的女子未必能夠執掌朝堂應付那些繁雜政務,但是論及對人心的掌握,她乃是這個天下一等一的好手。她很清楚,楊廣那一刀斬下的絕不只是一個宮娥的首級,更是宮中內侍宮娥對于朝廷的最后一點忠心。有此前車之鑒,那些苦心栽培籠絡的密探,怕是不敢再送消息入宮。就算有,最多也是些無關宏旨的瑣碎,真正得要緊消息沒人會冒險傳遞,更不會有涉及到大逆不道謀朝篡位的要緊事。天子這次真成了耳聾目盲的孤家寡人,于外間種

    種變化一無所知,外面那些反賊的動作卻不會因此有所收斂。照這樣下去,自己夫妻怕不是死無葬身之地?深知前朝舊事,更知道武人如何靠著刀劍弒君篡位的蕭后,不禁為自己和楊廣的命運擔憂,更擔心江都城內楊家子弟尤其是自己子女的安危。饒是其城府過人,一時間卻

    也是心慌意亂六神無主,不知該怎么勸說楊廣。眼下最要緊的不是如何安葬一個宮娥,更不是想著怎樣酬功贖罪,而是要想想怎么保全性命。卻聽楊廣嘆了口氣:“梓潼心中定然怪朕行事荒唐,不該隨便殺人。你放心,朕不怪你。梓潼乃是婦人,不知軍漢心思,把他們當作廟堂諸公來對待難免有所差錯。朕少年時便在軍中廝混,與那些軍將打老了交道,更是幾次帶兵出征,論及對軍漢心思的把握,梓潼遠不如朕。那些人心思純粹行事莽撞,全憑著一腔血勇不顧其他。為了主將恩義又或是袍澤情分,便敢把天捅個窟窿!司馬德戡那些鼠輩平日于軍中素有人望,身邊不缺愿為之效死的血性漢子。朕若按你所想厚賞宮娥傳旨拿人,司馬等人必然做

    困獸之斗。到時候互相呼應彼此為援,江都城內立刻就有一場大廝殺。這樣的廝殺,折損的都是大隋將士,于你我又有何益?”蕭后心中對丈夫的說辭并不認同,可是終歸也不敢直接頂撞,只好說了一句:“圣人!對待亂臣賊子姑息養奸絕非上策,況且那幾個賊人旦夕便要生亂,此時不可投鼠忌器

    !”“梓潼所言有理,不過那宮娥的話你也聽到了,他們并非竇賢可比。殺竇賢只是殺一人,不足為患。這三人各自都有朋黨,又在軍中廣有心腹,絕非好相與。朕此時下旨拿人,勢必牽連無數。不知要拿多少人,殺多少人。這些人羽翼已成,不再是散兵游勇,此時處置稍有不當,頓時便要大禍臨頭。對付他們不可力敵只能智取。朕斬殺這名

    宮娥,就是緩兵之計。且先穩住他們,再徐徐圖之不遲。況且只殺他們幾個,又能濟得什么事?”他沉吟片刻又說道:“梓潼你是個聰明人,想想看,這等大事又豈是司馬那幾個人做得了的?倘若背后無人指使包庇,朕就算借他們幾個膽子,他們也不敢有這份心思,更沒有這份本領。這幾人不過是推出來的刀,背后持刀之人,才是我們最大的對頭!朕此時殺了司馬幾人,那幕后主使便可在軍中散布謠言動搖軍心,用不了多少時日江都

    城內便會出現上百個司馬。朕這個時候殺人,就是幫了這小人的忙,這種事又如何做得?”

    蕭后皺眉道:“能鬧出這等禍事的必不是等閑之輩,拖延越久他們籌備越是周全,圣人再若姑息,只怕其養成氣力更難鏟除。”“不是姑息,而是不能妄動。如今遷都在即,萬事求穩,不可為了些許宵小誤了大事。再說如今關中為李淵所占,四方又有盜賊橫行。榮國公雖然打了幾個勝仗,可是江淮的賊盜依舊猖獗。這時朝堂之上,不宜再起干戈。那位幕后主使自然該殺,可眼下還不是殺他的時候。朕念著他爪牙可用,還要讓他再為朕效力幾年,等到遷都事畢諸事

    順遂,朕再尋他算賬不遲!”素來行事毛躁好大喜功的天子,竟然難得地露出謹慎之意,讓蕭后心中也大為驚訝。兩人夫妻多年,蕭后見過楊廣的狡詐殘忍,也見過他的狂妄自大,唯獨不見他謹慎小心。尤其如今大勢在手,本應一聲令下將謀逆者連根拔起,他卻變得這般謹慎,著實出乎蕭氏意料。何況就連蕭后都隱約能猜出司馬背后主使為誰,她不相信楊廣反倒看

    不出來。既然幕后主使都已經暴露出來,還猶豫些什么?“司馬德勘無非是過河小卒,生死不足論。他背后之人,卻是讓朕都不得不小心應付。倘若只是一家一姓,朕一道圣旨便可將其連根拔起,不費吹灰之力。可是梓潼你可曾想過,設若這并非一人,亦不是一家,而是朝堂上所有關隴世家為司馬撐腰,朕又當如何?難道真的把他們斬盡殺絕,讓朝堂上再無一個關中子弟?那驍果軍中所有北地軍士,
加入書簽 (←)上一頁 目錄(回車) 下一頁(→)
本站推薦:明天下唐梟乘龍佳婿長寧帝軍醫妃驚世大主宰盛唐風華銀狐逆鱗續南明
《盛唐風華》章節(正文 第六百八十九章 屠龍(五十八))內容由網友收集并提供,轉載至書迷樓只是為了宣傳盛唐風華讓更多書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Copyright © 2020 書迷樓(www.nhhtebjw.icu) All Rights Reserved.
3d图片